半岛新能源--loading

聚焦|高工锂电网:加码正极材料 半岛新能源打造千亿集群突破口2017-04-19

2017-04-19




摘要

在文一波看来,半岛新能源在正极材料领域的优势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依托于技术创新、智能制造、品质监控等建立起来的产品竞争实力,二是全产业链战略布局体现出的协同效应,未来将通过完善的废旧电池回收技术,保证原料供应,以此最大程度的降低生产成本。


一年前还宣称新能源行业“野蛮人”的国内环保巨头桑德集团,正在从“锂电黑马”成长为新能源领域的生力军。

近年来,这家深耕于环境产业的企业,以半岛新能源为突破口,在日趋升温的锂电产业版图中长驱直入,以其果敢敏锐的企业风格和合纵连横的战略布局,成为备受关注的行业“标本”。

“要想占据新能源行业制高点,需有两大法宝,一是技术为王,二是打造全产业链。”半岛新能源董事长文一波向高工锂电表示,立足技术和产业链布局是半岛新能源布局锂电的核心利剑。


QQ截图20170419173755.jpg

▲半岛新能源董事长文一波

按照这个方法论,过去的五年多时间里,半岛新能源努力延伸业务触角,打造新能源生态系统。在锂电池研发与生产、云平台开发建设、储能系统的打造、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等方面,充分发挥产业协同效应,完善了产业链条。与此同时,半岛的正极材料、动力电池等产品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市场的肯定与欢迎。

 产业链布局的同时,半岛始终坚持技术驱动,依托于强大的资本和技术实力,其在材料开发、电芯能量密度及安全性、动力系统轻量化、电池回收等方面不惜血本的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投入。

“为抢占新能源汽车产业风口,半岛将坚定不移地做大做强产业链,在自身展开系统布局的基础上,打造1000亿产业集群。”在文一波的规划中,新能源将会成为继环保之后桑德的又一大支柱产业。

而在这个未来千亿产业集群中,正极材料已经被文一波作为打通回收和电池制造的核心环节,将成为半岛新能源布局的重要板块,预计2017年该业务总销售额将超过15亿元。


聚焦落子正极材料

      

 作为锂电池四大核心材料之一,正极材料的性能很大程度影响锂电池的性能,占锂电池成本的30%左右,直接决定了锂离子电池成本的高低。不夸张的说,正极材料的发展也主导了锂离子电池的发展方向。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在半岛新能源的整体布局中,正极材料被作为关键一环来布局,其产品也涵盖了三元材料、磷酸铁锂、锰酸锂等。

       半岛全站APP(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通用版/手机APP下载副总经理商士波向高工锂电网介绍,截至目前,半岛新能源正极材料产能达到三元材料20000吨/年、磷酸铁锂6000吨/年、锰酸锂4000吨/年,2018年达到5万吨产能,2020年做到10万吨,向国际龙头企业迈进。

产能布局的同时,半岛新能源在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品质管控、精细化管理等方面也不惜投入“血本”。商士波介绍,从2011年筹备建厂开始,其每年研发投入占到了销售额的8-10%。

在材料的研发上,半岛专门设立了材料研究所,下设动力材料研究组、高镍材料研究组、基础材料研究组和高电压材料研究组。采用多学科协助模式,将有机分散技术、高分子聚合技术、纳米技术应用到材料制备中,极大的提升了材料的电性能、稳定性和安全性。

高工锂电获悉,半岛新能源已经掌握的材料技术包括原子掺杂、液相匀质表面修饰、有机助溶剂造孔等核心技术。

而正是依托于这些技术积累和创新,半岛新能源的正极材料产品性能得到了明显提升,据介绍,其高镍三元全电0.5C容量达到190mAh/g以上,循环达到2000次;磷酸铁锂材料全电1C容量达到140mAh/g以上,压实大于2.4g/cm3,循环3000次以上;高容量锰酸全电1C容量在120mAh/g以上。

研发技术投入的同时,半岛新能源还在生产制造、品质管控上苦练内功。

在生产制造环节,商士波介绍,半岛新能源的正极材料生产采用全自动化生产设备,从自动配混料,到自动装卸钵、粉碎、分级、除铁、包装,都是在全自动密闭的非金属管道中进行。严格控制了产品的水分和杂质,产品的一致性和稳定性得到了保障。


QQ截图20170419165854.jpg


为了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半岛新能源还在过程控制中导入了ERP和MES系统,从原料到成品的整个生产过程进行了有效控制,对生产数据进行储存和有效分析,通过总结、分析、改进和完善,真正做到精细化管理。


多元化产品布局战略


在考虑布局正极材料领域之时,半岛新能源选择了多元化的产品路径。文一波的判断是,动力电池未来发展必将是多样化的趋势,这意味着对于上游材料的需求同样将呈现多样化的局面。

事实也的确如此,高工锂电调研的实际情况来看,目前国内动力电池呈现出三元、磷酸铁锂、锰酸锂等多元化的局面,其中,三元和磷酸铁锂占据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而随着市场应用的启动,锰酸锂的应用也在升温。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调研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正极材料产量16.16万吨,同比2015年增长43%。其中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出货增速均超过45%。

“三元材料可以做到更高的容量和能量密度,但电池安全性和电芯技术、管理系统、PACK设计关系更大,未来将主要应用在乘用车领域。磷酸铁锂具有很好的稳定性和循环寿命,将来在商用车和储能上有更大的潜力;锰酸锂则兼具安全性能和性价比,未来在专用车和微型车上有一定的市场空间。”

基于上述分析,商士波的观点是,不同的材料有不同的优劣势,而根据不同的应用需求,未来都能找到其自身的应用市场,也因此,半岛新能源在正极材料领域的产品策略最终选择多元化发展。

而在对外销售的策略上,半岛新能源并没有选择单纯的自给自足的封闭式的思路,而是以独立运营的形式来展开。

文一波告诉高工锂电,半岛新能源材料和电池本身就是两个独立的体系,仅仅是一个集团下的两个产业而已,材料企业以开发性价比最好的电池材料为己任,没有把内外销区别对待,目前已经与国内多家电池企业形成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全产业链思维迎战市场波动


对于涉足正极材料的半岛新能源而言,一个无法忽视的现实是,市场的竞争已经开始逐步加剧,随着动力电池市场需求的启动,去年开始,除了半岛新能源之外,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在正极材料领域进行产能扩张布局。

需要警惕的是,材料领域的盲目扩产肯定会导致产能过剩,引起市场恶意竞争。这个布局热潮如果不加节制肯定会导致产能过剩,引起恶性竞争,产品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甚至于亏本销售。与此同时,过度的投资也能加快行业洗牌的脚步,一些没资源、没技术创新能力的公司会很快被淘汰。


QQ截图20170419170137.jpg

文一波的判断是,全产业链的战略思维和深耕细作的方式将成为半岛新能源在正极材料领域攻占市场的关键法宝。随着市场洗牌的加速,这种优势将会进一步得到凸显。GGII同样认为,随着动力电池企业的集聚化发展,上游材料企业也将呈现巨头化的趋势,这意味着能在产业链布局、技术研发创新、产能规模等方面具备优势的企业将会占据市场主导。

市场竞争加剧的同时,上游原材料的价格波动不容忽视,从去年以来,来自于碳酸锂、钴、镍等原材料的上涨此起彼伏,这对于正极材料企业的风险控制提出了严苛的挑战。

对于原材料价格波动,文一波认为,一是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重视,导致电池需求量激增;二是我国的钴金属主要靠进口,价格和供应量存在不可控风险;再加上环保严查以及市场投机炒作,多重因素直接影响到原材料的市场波动。

相对于电池企业,价格波动对于材料厂来说就没有电池厂那么严重,主要由于正极材料生产周期较短,且原材料相对电池要单一的多,各家的生产成本也差别不大,基本上都是背对背销售,价格组成是根据当时的上游材料价格结合之前的库存材料价格得出的市场价,各家材料价格的计算方法也基本上遵循这个原则。

面对原材料价格波动带来的挑战,半岛新能源也在积极的寻求应对策略,一是提高产品竞争力。我们主要是加强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研发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与此同时,为了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实力,半岛新能源通过完善产业结构来为降成本做准备。

高工锂电获悉,桑德集团正在筹建一座具有年处理10万吨废旧电池能力的工厂,预计18年上半年投入使用,使废旧电池资源化循环利用,目前已拥有完善的废旧电池回收技术,金属回收率在97%以上,资源得到循环利用的同时,保证了半岛新能源正极材料业务的原料供应,大大降低生产成本。

在文一波看来,半岛新能源在正极材料领域的优势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依托于技术创新、智能制造、品质监控等建立起来的产品竞争实力,二是全产业链战略布局体现出的协同效应,未来将通过完善的废旧电池回收技术,保证原料供应,以此最大程度的降低生产成本。


Top